※內文時間線錯亂有
 
  ※已用最大努力不讓人物OOC過於嚴重但還是可能有
 
  ※請不要問氣氛出了什麼事
 
  ※第一次寫作陽炎同人,請讀者不吝於批評指教
 
  ※感謝你們忍受筆者的廢話
 
 
  以下正文
 
 
 
 
    The Third Wish
 
 
 
  今年的黃金週在前幾天已經畫上句點,生活也在假期後逐漸步上了日常的軌道。
 
  對目隱團大多數成員來說,這個漫長的假期對他們的影響不大,許多人都是因故不在學或是無法去學校的,即使他們在現行法律上仍是未成年人。對於社會人士來說多年難得的漫長假日,影響到的也不過是兩個人──現任偶像如月桃和打工族瀨戶幸助。
 
  平日因為工作而無法和團員相處的兩人倒是完全沒把這假期給浪費掉,其中最大受惠者可能還要屬小櫻茉莉,兩人都在的時間可說是相當難求。跟著少有的好朋友和相處時間最久的瀨戶,這十一天的假日茉莉過的非常充實。
 
  只差沒出遠門跑去迪X尼樂園玩了吧。某個團員如此感嘆,重要名詞因為大人的原因所以暫且做出無意義的打碼。
 
  再來這假日中有得到福利的,大概就屬十天前如月伸太郎同學的生日。
 
  情報來源?感謝親妹妹如月桃小姐友情提供。
 
  要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在生日當天享有放假待遇的。全團辦了一次慶生會,鹿野修哉順手砸了一個奶油派,當中笑聲不斷。
 
  即使一切事件仍處於未解決狀態,難得的放鬆也並非什麼壞事。
 
  這樣的日子,真不錯呢。
 
  看著鐘面上逐漸指向12的指針,意識抵擋不住睡意,入眠。
 
 
 
  *
 
 
 
  「你們、在做什麼呢?」有些歡快的語調突然從背後傳出,茉莉像是被驚嚇到一樣差點跳了起來,木戶蕾倒是迅速轉身給了身後的人一拳。
 
  「痛痛痛──要謀殺親夫嗎下手這麼重……好啦說錯話了拜託先停手啦Kido……」在旁人聽起來有些不正經的語氣,鹿野的話還沒說完腳上又遭木戶踩下,臉上常駐的笑容倒是讓人難以相信這人正在處於挨打狀態。
 
  在揍人行為告一段落後,木戶臉上仍然一臉鎮定,「你、不准靠近廚房。」
 
  而且毫不猶豫下達了逐客令。
 
  「欸?難道說被嫌棄了嗎?」鹿野的話和表情搭不上,仍是一臉玩味的笑,不經意地來了一句:「裡面有什麼嗎?」
 
  看到木戶臉上一瞬間閃過的震驚神色,鹿野似乎更加堅決打算進入廚房一探究竟,前者手一伸硬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Kido別這樣啊我只是想翻個冰箱。」
 
  「別裝蒜了不會讓你過去的。」
 
  木戶是很容易心軟的,但這次意外的堅持啊。面對如此僵持的局面,鹿野也不著急,就這樣與團長大人對峙著。
 
  「那個,Kano……」
 
  他感覺到自己兜帽被扯了幾下,動作來自比他矮上半個頭的小櫻茉莉。
 
  「有什麼事嗎Mari──」
 
  鹿野轉頭、視線與一對紅瞳交會、尚未結束的話語被掐斷、身體像石頭一樣動彈不得、路過廚房覓食的Konoha被木戶交待把他推到客廳。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前後不到五分鐘。
 
  等到恢復行動能力時,他已被扔在大廳的長椅上。
 
  「啊,差一點呢。」鹿野笑著,沒想到這次做的還真乾脆,連能力都直接用上了。
 
  鹿野當然知道女孩們不讓他靠近廚房的原因是什麼,隨意的看著牆上的日曆,日期毫不掩飾的映入貓眼。
 
  五月十日,鹿野修哉誕生日。
 
  廚房會被占領不意外啊,他笑著,從長椅上站起身。
 
  「既然女士們如此堅持我就配合點吧,按照慣例我就出去散步了。」自言自語著,鹿野走出了107室的大門,帶上門前稍微駐足了一陣,「晚飯前會回來──」對著屋內喊著,關門。
 
 
 
  「Kano真的出門了?」
 
  「是的團長大人!剛剛入侵防盜系統監視器了,絕、對、有踏出門口!沒有合成影像沒有目欺喔!」
 
  「居然這麼光明正大的說出黑客行徑……」
 
  「說這什麼話啊Ene有在努力的──主人快離開你的筆電來幫忙!繼續窩著的話小心收到奶油派攻擊喔!」
 
  「壽星不是我啊為什麼會砸我!」
 
  「就是因為不是壽星啊主人以為Kano會乖乖站著讓我們砸嗎?怎麼想都會是他動用壽星特權來砸主人……」
 
  這群人好吵啊。
 
  剛走進來的雨宮響也說了這麼句話。
 
 
 
  *
 
 
 
  將兜帽拉起掩蓋住大半臉孔,紅色的瞳閃了下,鹿野將自己埋在街上的人群中,小心的穿梭著不撞到任何人。
 
  說是沒必要的舉動也好,至少這段時間他不想被熟識的人認出來,雖然他不清楚現在還有哪個認識的人會在街上……剛想到這,他在自己正要走進去的便利店裡看見了某個打工族少年。
 
  所謂一語成讖就是這麼回事吧,鹿野在買完冰棒後這麼想著,果斷忽視某人一臉營業用表情的呆臉。
 
  駐足等待著號誌燈轉換,鹿野看著地上的行人穿梭線,感覺到某種莫名的熟悉。
 
  「偽って、そっぽ向いて、嘘を重ねて
 
  僕は今日もまた 徒然、嘲笑う……」
 
  口中輕哼著熟悉的曲調,號誌燈已經轉綠,到達對街時,春日清爽的涼風拂過臉頰,將他的兜帽給直接吹開。鹿野未伸手將帽子拉回原位,臉上難得的是未經過偽裝的笑意。
 
  鹿野突然很慶幸自己是這個季節出生。
 
  平凡的日子,沒有惱人的炎夏熱度。
 
  不是那個讓日子進入崩壞序曲的八月十五日。
 
 
 
  *
 
 
 
  「修哉生日快樂!」
 
  楯山文乃拿了一個蛋糕放在桌上,有點塌陷的外型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上面插著的蠟燭不多不少的12支,有些好像受到蛋糕地基崩毀的影響而稍微傾斜。
 
  「……是哪家店的手藝這麼差?」鹿野無語了一陣子後決定先從外型開始吐槽。
 
  而文乃在聽見他的話後好像受到了某種程度的打擊。
 
  「那個Kano……」瀨戶扯了扯他的手臂,有些遲疑的開口,「那是姐姐花了一個早上烤的……」
 
  如果可以的話,鹿野很想回到兩分鐘前巴自己的頭一下。
 
  「姐我開玩笑的啦,外表和味道一定是沒有關聯性的。」
 
  「修哉你說的對外表只是難看了點,味道絕對沒問題的要對姐姐的手藝有信心!」
 
  好吧文乃姐的手藝還是不錯的只是味道有點微妙──鹿野忍著沒把話說出口,一旁的木戶已經在用眼神威脅他了。
 
  一曲生日快樂過後,文乃就拉著他說要許願望。
 
  就應付一下好了,鹿野想著,「嗯……希望能長高一點。」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高有被瀨戶和木戶迎頭趕上的趨勢。
 
  「第二個就……希望Kido和Seto早點學會控制能力、嗚……」腹部傳來一拳,力道有手下留情過,似乎還聽見木戶說著不需要你管閒事之類的話。
 
  第三個照慣例不能說,鹿野想了下。那就一家人一直在一起吧,有點普通的願望。
 
  旁邊的瀨戶發出了細微的啜泣聲,鹿野轉頭看去,剛好對上一對紅眼。
 
  「啊啊Seto你居然這時候能力發動──」
 
  「欸幸助看到了嗎?修哉許了什麼願快告訴姐姐!」
 
  「Seto你敢說我就和你吵架!」
 
  他和文乃就這樣一搭一唱的纏著瀨戶,後者一邊哭一邊為難的看著他們兩個。
 
  雖然詳細記不清了,但自己當時肯定是笑著的。
 
 
 
  *
 
 
 
  在傍晚回到了107室,室內一片漆黑,似乎連窗簾都拉上了。
 
  鹿野不慌不忙的按下門旁的電燈開關,臉上仍是平時的笑容,室內恢復明亮的一瞬間響起了拉炮聲。
 
  「Kano生日快樂!」
 
  「回來的有點晚啊,Konoha差點把蛋糕吃了還好你趕上了。」
 
  「對不起啊Kano因為笨蛋主人堅決反對購買奶油派所以今天可能沒那麼熱鬧,不過還是能糊他一臉鮮奶油喔!」
 
  「為什麼受害的都是我啊誰來解釋一下。」
 
  自己的生日好久沒這麼熱鬧了吧,鹿野想著,「今天早上不讓我進廚房就是做蛋糕嗎?既然是Kido做的味道一定沒問題!」
 
  「我、我也有幫忙……」
 
  「幫忙把我定身拖出廚房嗎?開、玩、笑的,Mari妳別一臉要哭的樣子。」靠近桌旁時順手揉了下茉莉的頭髮,「可以切蛋糕了吧?」
 
  「先把必要程序走完。」木戶露出不容他反駁的神情,鹿野無奈的聳肩,笑著和大家一起哼著生日歌。
 
  「好了吹蠟燭前的傳統,Kano快許願吧Konoha已經在覬覦你的生日蛋糕了。」
 
  「嗯我想想……第一個果然還是希望能長高吧?」剛說完連同鹿野自己都笑了出來,瀨戶有些無奈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自己瞪了一眼回去。
 
  「第二個、唔沒有買奶油派真的太可惜了,希望明年的生日會上有。」
 
  「算我拜託你們結束這個話題吧……」如月尼特族伸太郎的抗議無效。
 
  「最後一個,Seto你不准偷看喔。」鹿野別有深意的笑著,被點到名的瀨戶表示自己清白,在一眨眼的無空檔下蛋糕上的蠟燭已經熄滅。
 
  「這麼快?Kano許了什麼願?」伸太郎手機裡的Ene喊著,恨不得想從螢幕跑出來的模樣。
 
  「保、密。」
 
  「咦咦咦不要賣關子啦!」
 
  一片吵鬧聲中生日會繼續進行著,熱鬧程度和十天前有得比。
 
 
 
  *
 
 
 
  希望明年姐和大家一起慶生。
 
  那是他未說出口的第三個願望,鹿野同時想著,希望今年是最後一次許下這個願。
 
 
 
  End
 
創作者介紹

霧中幻月

霧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